人人家里有部史

主题:阅读邻居第19期–人人家里都有史

«课本上不说的历史2:最熟悉的陌生人»

s27049260.jpg(JPEG 图像,300x441 像素)

节略

各自感想

我们IT界后来也碰到这个问题,去年比较火的一本书是«浪潮之巅»,科技史也是掌握在很多超级大公司的手里,他们说什么是什么,也是成王败寇. 但是我们这些一线工作人员,在各大公司里都工作过,在这个公司内部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比常人更知道. 所以我们私下也在聚集一些小伙伴写,也叫私人史书,只说有关技术方面你怎么成长的,在哪个公司碰到什么事情,这样聚集起来才是中国计算机领域的发展史.

一个人写两千字的文章,比如写爷爷的一生,两千字写一生,这个完全不成比例,我觉得可以放得更小一点. 比如我的母亲给我讲,大概六七十年代初,他们去另外一个镇上赶集,她跟着她的表姐去的,表姐拎了两只鸡,去一个集市上赶集. 我觉得完全可以从小事出发,不一定写一段历史,可以用一个事情,比如她为什么要去卖鸡,卖鸡的时候是因为鸡快死了还是什么原因?他们怎么完成交易的,在集市上碰到什么样的人,怎样讨价还价,各种细节都可以来说,这也是历史. 你描写某一个时间点看到的东西,我觉得可以考虑把这个放在里面. 不一定非得是比较困难地把一个人的一生都写下来.

普通人为什么要写历史,他写历史的意义在哪里?我觉得像是一个个拼图,普通人的拼图可能比较大,比如上万块,当你面对每一个小块的时候,你觉得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很琐碎的. 可是当所有模块拼在一起的时候就呈现一种图像.

我把远江的事业上升到公民运动基础工作的一部分. 实际上是号召最普通的人民,最普通的家庭,他们来写自己的历史,而这样的历史跟那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历史对应的,但是它也是整个人类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整个家国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往往因为这种历史本身所叙述的这些东西更接地气,更具体,更有普遍性,因此读起来也更真实,更能够贴切的反映时代本身的特点.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学生写史大赛是在为未来做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

道的问题,我们会有一种误区,觉得只有那些大历史学家或者大事件的亲历者和推动者,只有那些帝王将相才掌握历史写作的道. 但是通过中学生写史大赛,我们发现哪怕是青春期的小女孩,她也能够掌握到历史写作的那个道,而这个道无外乎来源于她本身受的基础性的教育,以及内心对于真善美这些东西的原始的追求,她会觉得我的曾外祖父或者我的爷爷他们历史当中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而这些东西的记录与考量都源于他自己本身真善美的追求,这刷新了我以前的一个看法,就是历史写作当中的道真正与那个关系不大,而与自己的情怀,与自己的心灵本身的给养有直接的关系.

有两类课本上不说的历史,一类是课本上故意忽略的,或者故意有一定扭曲的历史. 第二类是课本根本不屑于说的历史,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很细小的东西. 我最开始拿到这本书以为是课本上哪些东西曲解了,哪些东西故意漏掉了,我以为是那些东西,但是后来看了看发现不太一样. 我发现这里两类历史都有的,主体上是正常课本上不会说的那种比较细小的历史,但是里面会透露出一些课本上故意忽略的历史,这两个在里面都有. 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在外人来看可能有一定的误导性,有些人可能抱着那种心态来猜测这个书的内容,可能买了之后很失望. 有一种人可能觉得是他想关注的内容,但是看到这个书名就会Pass掉这本书

从这个主题出发,其实这一本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们说的是这一件事情,就是家史怎么书写,或者说公民写史怎么来推行,这种东西在现代这个社会还是非常迫切,而且也非常必要的.

中学生写史这个话题,刚才@ZoomQuiet说这个事情可能不太很好的开展下去,所以这就需要我们怎么样让它更有持续性,靠他们很少人的一个团队进行点对点式的突破,实际上它的进展会比较缓慢的. 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广泛的参与度,慢慢的形成一种自发性的参与,这样它就不太容易被和谐掉了.

中学生这个群体带出来的是千家万户,一个一个家庭,让中学生面对面的采访他的长辈,很多长辈并不是不写,他们可能手里有这些东西的,有人是有这个习惯的,他记录了很多东西,他可能没有给孩子来展示,但是通过这样一些活动,慢慢的和中学生密切的配合,实际上可以牵出这个家族很多的其他人,这本书可能就不是这么一本书了,它实际上是家族书信的概念.

我们以后是否可以进行另外一种尝试,就是主题先行,实际上就是命题作文. 你这个主题已经确定了,然后由中学生针对这个主题,这一个事也好,这一年也好,可以有不同的主题,进行不同的阐述,这样更直接更有针对性. 你让他写一件小事,他也许真能把这个事情说的很生动. 但是如果你让他写一辈子,这真的是很难写好的.

在收到很多反馈的过程中,我妈妈最常问的问题就是,哎呀,这都是写着玩的,都是自己的家事,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可以用«课本上不说的历史»的两篇序言,”捡拾大历史抛下的底层记忆”和”寻找历史的认知”来回答我妈妈的疑问. 我们成长学习的过程,教科书不仅讲述着一致的历史,还告诉你它所判断的历史行为的正确性. 等你长大,思维已被固化,那些经不住考验的历史不断来搅局,这个时候你会痛感,学习并未让我们变得澄明,反而让我们混沌,迷惑,无根. 完成真实的历史拼图,一个个的家庭是最重要的力量,我们不再是历史的旁观者,它可以抵御强暴的话语权,在亲情和生命的体悟中,修复麻木的情感.

@李远江 曰

我们希望改变. 改变哪几个东西?第一,改变史观上的唯一性,就是精英史观. 我们总认为只有那些影响重大进程的人才能有资格进入历史. 这一点来讲已经把百分之九十几的人排除在历史之外,但事实上不是这样,无论怎么讲,就算是冰山,也有90%左右是埋在水下的. 我们以为看到冰山的上面部分就读懂整个社会?这是错误的理解.

我们一天到晚让他们学历史,但是他们自己被排除在历史之外. 很可悲. 这样我们的历史教育就是强迫性,就是霸权,你必须接受,不管跟你有没有关系,你都必须接受,而且是唯一性的

首先教育能不能成功在于学习动力的建构,而动力的建构首先来自一种关系,假如你让我学的东西是跟我无关或者弱关系的情况下,就好比今天在座的各位,我现在来一个原子能专家,跟你讲最玄学的东西,大家可能觉得这跟我没有什么实际关系,而且用大量的概念让你接受,你肯定马上受不了. 同样,我们学历史,本来历史是很有意思的东西,你给我的是跟我关系很弱的东西或者跟我一点没有关系的东西,那我为什么要学?就是因为考试. 所以他没有建构起这个东西.

就是要调整他们的史观,当他们面对自己祖辈的时候,他们的祖辈很可能是很失败的人或者很普通的人,90%的家庭绝对没有进入史册的人物,上数30辈估计都没有.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的记录之后发现,他这个主人公,他的这些经历,同样对他是有价值的,他可以从他们被大时代所挤压,所冲撞,不得不面对各种困境,这时候他觉得这些经验对他来讲是有意义的时候,他在还原一个历史的主体资格问题,就是平等的. 当他讲述自己长辈的故事的时候,他是他们家私人的家族史的主人. 就是我们调换背景和主体的关系.

就在这个过程中孩子走进去,在他看待他父母的时候,他是一个普通人. 走进去之后,他能够体会,越进入得深体会得越深. 到最后所有人反思都有一个特点,在此前他无法去想象理解对方,现在他可以理解了. 这时候他的一个很重要的反思就是我们该如何对待旁人,我们平常对待旁人是按照我的价值观来评估别人,我认为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现在他会提醒自己:我真的了解他吗?我要评价一个人的时候,他又多了一层反思,这层反思恐怕将来会成为我们建构公民社会基础的一个思维方式. 什么叫公民社会?就是要理解这种差异性,不能把自己的世界投射到别人的世界当中,你一定要尽可能了解他,你对他了解越多的时候,才越有可能接近真实的那个人.

我们现在要求孩子不仅写成论文,而是在考证的基础上变成一个讲故事的叙事的东西,便于让更多人能够读懂. 这也是很大的进程,因为我们的史学从过去司马迁他们这种会讲故事,到现在学者都不会讲故事,现在有几个学者会讲故事?这样的人凤毛麟角,我们缺少会讲故事的历史学家.

我们相信一个冷静的叙事可以表达所有的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因为故事只要是他记录到细节读者能够懂的,虽然你不在里面说我认为是什么样,但是你发现人的眼睛就是镜头,这个镜头怎么取,哪个角度取,是仰视,俯视还是平视,都可以带给人不同的理解,这个不影响任何表达.

历史在书写记录上没有禁区,只是在传播上有一定限制.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没有真相没有和解,但是真相以猛料形式出现会造成社会的断裂,所有人都去声讨万恶的某个政党,最后大家崩裂,然后厮杀,这个肯定不合理.

如果我们要算帐,那还真有笔帐,就是我爷爷是这么饿死的. 但是我现在做的事情并不是为了算这个帐说你赔我多少钱. 不是,我是让他和那几千万人的死变得有意义,他们不是白白的死了,只要你把他为什么会死这段经历讲出来的时候,它会留给后世以借鉴,为什么他们那么坐立等死,为什么在过去可以逃荒但是他逃不了荒,为什么在四川川南,可以说遍地都是好东西的地方,一个县依然能够饿死15万人,为什么?如果不用一个个生命的消失来警醒我们,那这种事件再发生的可能性完全存在的.

自由讨论

历史是人类回溯过往的一个本能,我们从记事开始就在回溯.

你为什么要记住呢?再把它抽象化一点,我觉得历史是帮助建立你生命的时间维度. 你作为一个三维物体放到这里,你知道你的立体感,但是如果没有配上时间维度就没法从三维世界进入四维世界.

在这种小历史的书写和传播当中,其实是个人主义的启蒙,你会发现每个人是独立的个体被对待,他会创造一种反向价值观,不是成王败寇,不是只有胜利者,成功者才能书写历史,失败者或者平凡无奇者同样可以书写自己的历史,我觉得这对整个人的精神世界几乎是一个重构,是对主流价值观的反向书写.

中国有一个特别奇怪的事,在中国政治跟历史是混在一起的,你学历史的时候不断学到”应然”,这个历史应该怎么发展,但是可惜,因为它的局限性,因为没有得到正确的指导所以走错了,一直在学这个东西,这是政治学的范畴,不是历史的范畴,历史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教材它恰恰不管,它就是我告诉你说这个都错了,正确的路线我们要怎么样走就能取得胜利. 所以实际上很多人以为的历史,并不是历史,它实际上是政治教育.

你意识形态控制不要紧,你有一个主导思想不要紧,你理论先行都不要紧,你只要让很多人开始写史就掩不住历史事实的泄露,这个很有意思.

其实很多人对父亲和母亲是瞧不上的,认为你们庸庸碌碌,思想守旧,没有任何成功,你们被时代牺牲掉了,你们有什么了不起. 但是知道和不知道是不一样的,而且很多父母不说过去,他们自己也觉得很自卑的,很多父母自己也觉得那个时代没什么好说,而且干的很多事情很羞愧.

当一个人进入历史的时候,最重要的他是要理解它的限制,限制这个东西比他做这个事情更重要. 因为知道限制,你才能采用比较合适的方式来表达你要讲的那段故事.

附录:主题讨论过程


PS:

若无意外,题图都是从原文提取或是通过 Google 图片搜索出来的, 版权属左, 不负责任 ;-)

PPS:

阅读邻居 wechat/Blog 都是欢迎投稿的,只要自认内容吻合以下条件:

0. 有趣 ~ 至少是自个儿有兴趣的书吧...
1. 有料 ~ 至少有点儿原创的东西吧..
2. 有种 ~ 至少不能是成功学吧!

有好物的,及时向邻居们吼:

微信栏目

当前应该是:

早写书评(文多旧文,书无新旧)
早讲历史(所谓历史,当年新闻)
早说过了(时评杂文,新旧不拘)
早的自白(四十自述,每周一篇)
早选文章(要信得过,俺的法眼)
(发文随机变换,像“早评作文”“早答问题”“早瞧闹热”“早看电影”,都会不定期上场)

邻居资源:

Author: Zoom.Quiet Zoom.Quiet ;mail ; gittip ;github
2013-10-26   阅读邻居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 #阅读邻居#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