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邻居25期-守定-荐书

(题图: 读易洞官wei)

@沉醉寒冬, @讷言敏行的猪, @读易洞de洞婆婆,

@半价优惠, @Justin麒麟, @邱敢, @王道 , @山水行之, @老树叶子, @AaronShen @梦想, 磊,

敢爷初推荐

我荐的书是«扶桑十旬记»,这也是下个月阅读邻居要读的书目. 有旧版的,也有台版的. 这本书补充了三本别人的日记,杨早老师整理的. 讲的是大概一百年前的时候,一个官员去日本,回来之后写的游记.

桑德尔写这个书的目标,不是试图用什么理论去说服学生,而是把他们训练成有头脑的公民,提高对某些固定思维反思的能力. 我还推荐大家去看桑德尔教授哈佛公开课的视频,那个视频里面他给学生做了很多讲解,有一些内容是书里面没有的. 其中他提到我们去学«公正»可能面临两种冒险,一个是个人层面的冒险,一个是政策层面的冒险. 个人层面是说,当你对熟悉的事情反思的时候,可能与你已知的事物有矛盾,一旦你知道它不是原来那个样子,你可能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旧有的思维模式了.

最近在看阿城的一些短篇小说,他的文笔比较简练. 都是短篇的,有«树王»,«孩子王»,«棋王».

这本书开始部分介绍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当初大脑受过伤,他只能记住前一分钟的记忆,但是这个病人在他家人的照顾下,过了好多年,医生也会跟踪这个病人的习性和习惯,医生就问他,你知道你们家厕所或者厨房在什么地方?他说都不知道. 但是他想去上厕所的时候会习惯性的上一个地方开门,上完厕所然后回来. 医生再问他厕所在哪,他说不知道. 为此作者提出”习惯环路”,整个有一个闭环,相当于有一个东西过来启示你,然后它会发生一个动作,这个动作完以后再奖励一个回馈的机制,又回到这么一个闭环. 我们利用这个闭环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说启示可以不用变,但是我们要把这个动作变了,然后尝试改变一些坏的习惯. 他自己举了一个例子,以前他自己工作的时候,一到三点钟就想吃东西,然后歇15分钟再去工作. 后来他研究发现并不是他想吃,而是到3点钟那会儿他很累,他一定会找一个别的事情去干,然后他就把自己的闭环打断了,就是我现在不去吃了,而去找同事聊天,也是放松15分钟,最后发现这个习惯还在,但是他只是把习惯的行为做了改变.

这本书比较厚,700多页. 这个作者是澳大利亚的,故事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非常的惊心动魄和曲折. 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大学老师,教哲学这一类的,所以他写作比较好. 但是由于家庭变故,他开始吸毒,吸毒之后抢银行,后来判了19年. 他蹲了一年多又越狱,越狱成功去了新西兰,后来弄假护照去了印度的孟买,在孟买呆了八年,主要写他在印度的经历. 包括他蹲过监狱,在贫民窟呆了很长时间,后来又加入黑社会,后来跟黑社会老大一起去阿富汗. 他的家乡跟苏联人作战,最后那些人全死了,回来三个,他是其中之一. 他平时就老爱写,文笔非常好. 在监狱里把他这个经历写了一本书«项塔兰»,写完之后一发表就出名了,被翻译成很多文字. 他本人现在又回到孟买生活,又从事慈善事业. 他这本书会改变我们一些看法,包括对黑社会的看法,特别是印度社会的复杂性. 他在孟买生活的时候可以接触说200多种语言的人,那个地方有一百多个民族,信仰也很复杂. 但是他很喜欢那个社会,他的经历也给我们很多的人生启示,”项塔兰”是他刚到印度第一天的时候,去一个出租车司机家乡住了半年,司机的母亲给他起的名字,好像是和平的意思. 里面有很多对人生哲理的一些思考很值得一看.

张大春讲故事的能力非常强,对我们以前了解的社会另外的一面给了比较好的描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汽车的尺度与人的尺度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是2011年奥斯卡的一个影片,叫«无可触及»,根据一个千万富翁的自传写的,这个千万富翁的自传是«第二次呼吸». 大概是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千万富翁在一次跳伞活动中突然出现意外,脖子一下瘫痪了,因为他特别有钱,需要雇保姆来照顾他. 因为是高薪,所以应征者如云,大家纷纷说我拿到什么证书,什么学历,怎么有爱心,对残障人士多么的关注. 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应聘成功呢?是一个本不想应聘的黑人青年,刚从监狱里出来,他到这家来应征是为了雇主给盖个章,说明第二次求职又没有应征上,失业了,以此领失业金. 最后这个千万富翁欣赏他这个无拘无束的特点,竟然看上他,给他一个月适用期,就成为男保姆,照顾这个千万富翁. 这个男青年对千万富翁的照顾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小心翼翼,谨谨慎慎的,他是大大咧咧的,无拘无束的,而且也不在乎你残障人士就怎么着,我就把你当正常人看待. 然后了解他的需求,甚至鼓励他走出自己封闭的圈子,到户外一起去跳伞,做各种原来这个千万富翁不曾做过的动作. 慢慢的,千万富翁走出封闭的自己. 最后这个黑人青年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另外这个千万富翁也不想让这个黑人青年守着他,把他赶走,让他追求他自己的生活. 黑人男青年走了之后他又雇了一个保姆,但是这个千万富翁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最后这个黑人青年又回来了,跟千万富翁出去玩儿,马上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千万富翁和黑人青年跨越了贫穷和财富地位的差距,最终实现了心灵和精神上的平等走在一起,成为终生的好朋友. 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但是给人的感觉是很温暖也很震撼的.

因为我在做读书会导读的时候,有些东西我解释不了,我说读一些最基本的哲学方面的知识,但是看看就困. 然后他们推荐这本书,说是比较容易读. 现在看到康德,但还是翻两章就会睡着.

史景迁的«大汗之国»是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主要是介绍中国的东西到国外,或者国外的东西到中国.

通过他们的理解发现解读一本书的具体思维,能够给自己带来帮助.

讲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的时候,传统行业和现代企业的变迁,移动互联网给人们带来最大的改变就是信息获取的改变. 在传统行业一个大的机构需要养很多人,帮他获取到这样的信息,帮企业赚到很多的钱. 但现在这个已经远远过去了,可能机构很小,但是我可以把我的信息很高的传播出去. 比如像郭德纲,罗永浩,他们都是在利用小而美的,简而易化的方式把自己的信息,自己的品牌,自己的产品,自己的服务提供出去,然后获得了很好的回报. 在«互联网思维的独孤九剑»里面讲了九个模式,有用户思维,社会化思维,快速实现,快速迭代,快速验证的思维,用这种小而美的理念帮助你快速实现想法,验证你的想法是否可行. 这种思维模式打破原有的企业管理中流程式的演进,而变成圈型的,以用户为决策中心新的模型.

昨天微博被刷屏了,是因为三哥的事情,虽然素昧平生,但我还是看了«耍朋友»那篇文章. 我知道三哥,但是跟人没有对上号,我去懒人也吃过好几次饭. 突然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因为我之前家里面也有过重大的变故,我也知道很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推荐这本书. 程浩之前写过很多文章,后来他的母亲把它整理成一本书,叫«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缘»,程浩在«知乎»上有一个专栏,笔名是”伯爵在城堡”,有他几篇文章,也有绝笔. 我最想说的是,介绍这些书没什么太大意义,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理解他. 但我想表达一个直观的感受,他们都是举重若轻的,恰恰是这种举重若轻能够击中人最脆弱的地方. 而且像张亮的一句话我很同意,他说这些人来到这个世上只是留下一些文字给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警醒一下,他们的意义就达到了. 包括三哥,程浩这些人,也不需要说太多,可以看看他们的东西.

唐克扬是哈佛大学建筑设计专业的博士. 这本书装帧设计也不错,他应对了一个问题,最近王石对于上海规划提了三个建议,其中第一个建议是说城市规划的街道能不能再密一点,不要老不适宜步行. 这个东西在不断的重申,我觉得都是一种常识了,但是为什么大家做城市规划的时候都不这样干呢?也很奇怪. 比如我们有社区生活,我们也有商业生活,但是我们没有街区生活. 要不然封闭到一个社区,要不然就去三里屯的商业里面逛. 有些自发的,就像华清嘉园一样,塔楼下面一层开成商铺,为了便利,但是它完全没有我们想要的街区生活的场景和氛围. 这是一种常识,提出这种观念的建筑设计师太多了,为什么不做?我在«纽约变形记»里面找到一个答案,当然不是这本书上说的答案,是我突然感知到的. 纽约是一个格栅式的方块,道和街切的非常细密,就像格子一样. 1807年的时候,当时也谈不上规划或者设计,甚至也不是纸上的设计. 当时为了这块地大家要建房子,也得有所规范吧,于是测绘师,建筑师,规划师下去打界桩,走一段路就打一个界桩,把纽约半个岛严格的形成了街和道的分隔. 我们现在也分隔,为什么我们分格子跟他们不一样呢?因为当时没有车,他们都是步行,所以他们打的尺度都是步行的尺度,非常细密. 而我们现在接到一个项目去看地,都是开着车去看,满山遍野跑一圈,我们用的方式完全是汽车的尺度,所以就没有人的尺度对于城市的理解. 现在垄断式的规划,或者说一个发展商拿了一大块地,这块地都是我规划,这就丧失了细密的自发性的可能性,我们现在没有畏惧感的规划形态导致我们非常容易的忽略掉人对自然的那种情怀.

唐克扬还做展览空间设计,做艺术策展,这个书头两章特别好看,他从”9.11”开始谈起,他后面有1963年«纽约时报»登的一句话,他说”后人对我们的评说不是看我们建立什么纪念碑,而是看我们毁掉了什么. “我觉得这个话对应我们规划也是一样的道理.

中国人善于破坏不善重建

这本书十年前出过,2004年的时候,当时长江文艺出版社出过这本书,今年理想国又再版了. 我认识徐星这个人,认识的时候他还没有出名. 当然,徐星出名很早,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他是第一代先锋小说家,和刘索拉齐名的先锋派小说家. 我认识徐星的时候是论坛上的一个玩友,他在论坛上叫信天游,我们当时玩的论坛叫读书沙龙,在当时读书论坛里面比较有名,很多人都在这里玩儿. 徐星是特别低调的一个人,他在«无主题变奏»成名之后,这么多年,他其实活的很艰难. 他89年被迫出国,在德国生活了很多年,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是先锋小说的时代了,他的生活也很困顿. 当时我们作为玩友经常聚会,他们家就在劲松的一个半地下室,很小的一个小屋里,后来他这个小屋还被偷了. 他一直说自己是啃老族,他妈妈来负责他的生活起居. 当时我在«新京报»工作,他这本书04年出版的时候,我就连载他这个书. 当时«新京报»做连载小说很少付稿费的,徐星是第一发连载还给稿费的人,这是我当时私自申请的. 我觉得他这本书特别独特,其实这本书在89年已经写完了,也在国内发表过,也是引起很多当时文艺青年的热捧. 但是这本书写的还是太先锋了,在现在来看,书里面全是”他妈的”各种脏话,其实这种脏话是一种文学式的表达,也没有那么脏. 但是在八十年代的中国文学氛围下,他这种写作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这本书很简单,就是写他在全国各地晃悠,实际上是流浪文学,他和他的一个好朋友在全国各地骑车到处转,碰到各种好玩的事,做了很多出格的事. 小说里面经常会出现”什么他妈的都没给我剩下”,讲的就是这种草根屌丝的内心表达. 我对这本书的好感和推荐是我和他之间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这本书大家看起来会很轻松,而且现在来看都不觉得是一本很差的作品. 当然,徐星自己在修订版的前言中说这本书我自己都没法看了,但我觉得还是一部很好的先锋文本.

作者是我的一个朋友,原来«新京报»的一个同事,他自己创业做了第一本书叫«大地上的事情». 我这个朋友一直特别喜欢自然文学,苇岸是中国自然文学方面的先行者和代表,八十年代的时候他们和海子都是好朋友,苇岸看了海子给他推荐的一本书,梭罗的«瓦尔登湖»,他是受了梭罗的这种自然写作思想的影响,开始了对自然写作的热爱,写了很多非常美好的关于中国自然文学的经典著作. 但是他很早以前就去世了,今年是他去世十五周年. 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他的作品中就很明显的表达出对我们国家环境各方面的关 ,和对环境破坏的忧伤. 现在看他的作品,再回看我们的环境,真的是非常有感触,而且这本书从文字来讲也是非常美好,让人有一种很美好的阅读感觉.

«两个故宫的离合»很短,但是写的非常好,作者野岛刚最近又出了一本«谜一样的清明上河图». 野岛刚是一个记者,他写这两个故宫的历史,写文物,这不是他的擅长,他肯定写不过郑欣淼这些人,但是他有一个特点,他寻访了很多人,利用记者的优势,他思维上的东西,利用第三国的记者来观察这两个故宫有什么样的渊源. 他觉得中国的文化一直是被政治所捆绑或者说绑架,这让我想起王鼎钧的散文,他说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他们斗的时候就像演戏,什么时候这两个人能够携起手来走上舞台向观众们鞠躬谢幕?他说很期待这一天.

野岛刚就是讲两个故宫的离合,寻访了很多大陆的,台湾的当事人,包括当年运宝藏宝的人. 他的书很短,不是写正规的历史,思维就像点穴一样,点中中国的文化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中国的文化将来会走向哪里. 当然也是利用一些中国文化比较玄妙的地方,你看故宫的宝藏经历了那么多波折,那么多的苦难,但是竟然没有损坏,他认为这里面是中国玄学的一种灵性.

作者叶弥是苏州的作家,姜文拍的«太阳照常升起»就是根据她的«天鹅绒»改编的. «风流图卷»写了很长时间,大概三四年时间. 叶弥一直很崇尚外国人对性的描写,她认为中国人的性一直被传播得不太上台面,她讲的就是中国文化的这种固执,倔强和再生. 她提到中国的文化经历了断层,破坏,所以中国人很善于搞革命,很善于破坏世界,但是不善于重建.

在中国想象力是缺门

@杨早,

我推荐两本小说,我觉得读书有两种是比较有效的读书方法,一种是你带着自己的问题去读,也可以连着读,比如像@讷言敏行的猪 刚才说读到«公正»,如果你对«公正»有兴趣,有一串的线索可以搜寻,包括桑德尔在大陆已经出过三本书,«公正»,«金钱不能买什么»,还有«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早注:其实还有«民主的不满»). 昨天我拿到李泽厚在三联出的«回忆桑德尔及其他»,这些书都可以构成一个群落让你去看这些问题. 还有一个方式,你可以跟着潮流读,没关系,比如有个东西突然点燃你的兴趣,你跟着它读也可以,关键是你能从中读出什么来,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

刚才提到三哥,我就说一下. 我觉得他的一生是充满想象力的一生,他是一个学法律的,但他当时就是一个挺出名的校园诗人. 后来出来以后又跑去搞这样搞那样,一会儿又是木匠,一会儿又是厨子. 但你说他是厨子吧,他又把吃上到了一个哲学的高度来讨论. 所以他的一生,你不知道他下一步走到哪里,你也不知道他如果还在的话会带来怎样的惊奇或者惊喜,他就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属于不稳定因素,很少见,但是有这样的人是很弥足珍贵的.

想象力这个东西在小说里是一样,能够有想象力的小说不是那么多.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好小说的三个特性»,我觉得小说好不好看,看人物,看语言和看想象力. 在中国小说里面,现实主义传统是大宗,所以他的人物和语言都有很多值得称道的作者或者作品,想象力一直是缺门,这么多年来我们觉得想象力称得上辉煌的作家,大概大陆就是王小波和刘慈欣,台湾可能有个张系国,除此以外真的很难说到想象力这个问题上来. 今天要说的两本小说都是今年的热门,但是我主要谈的是想象力的问题.

«归来»的原著. 后来电影上映以后有人问我推不推荐«陆犯焉识»这本书?我的意思是这本书还是很值得去看的,但是我对此书的评价是,我说她写囚徒比写知识分子要好. 严歌苓自己是知识分子家庭,她对囚徒的认知主要是通过材料和采访,加上想象. 但是为什么她会更好呢?有时候就是这样,通过缺失的想象,写出来的东西有的时候会比你觉得很熟的东西更加清晰,因为你太熟了,第一你深陷其中,第二你拉不开距离. 比如说关于建国前后知识分子的遭遇问题,我相信,因为严歌苓自己说是写她的祖父,但她说,有时候太亲和以后会把很多东西概念化. 就像我们写家史的时候很容易犯这个毛病,好像他们的生活跟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或者说我要用他写出一代知识分子的苦痛和遭难. 但是一代里面的人是有很大差别的,你先有这个设想概念的话,很容易写不出他的个性,变成一个共性. 陆焉识这个人在里面写来写去,不能说完全没有个性,但个性是不足的,他作为知识分子的时候,他的个性其实相当模糊. 反而作为囚徒,因为她本身设定了一个原形,她有那个人的日记,做了很多采访,反而相对来说比较成功.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极限场景比较容易写好. 因为囚徒在生死线上挣扎的那种痛感,你反而容易想象. 在日常生活中,你跟平庸和恶对抗的那种心路历程,相对来说反而不那么容易描写出来. 这个当然也是一个制约. 不管怎么说,严歌苓在«陆犯焉识»里面,张艺谋没有拍那部分,他对于西北农场这种想象,以及陆焉识逃出以后怎么把自己运动到上海的历程,这样一些历程她想象的还是比较成功,所以推荐大家看,即使你看了电影也可以看看原著. 我想不通为什么现在好多作者写文章都是以不看原著为荣?你可以不看,但是你没有必要把它当做一个荣耀,既然你要理解里面的一些想法怎么转换过来的,有什么原因,你知道总比不知道好. 以不看原著为荣这个观念我不知道怎么来的.

第二本书是还没有上演的电影原著,叫做«道士下山». 不知道陈凯歌拍完没有,今年肯定会上这部片子. 它的原著是徐皓峰,他是«一代宗师»的编剧之一,电影学院的老师,这个人对民国的武林特别熟悉,写影评也不错. «道士下山»是一部很奇怪的小说,他那个小说几乎没有什么主题,就是用一个人,把他的民国武林传说,还有他对道家,对历史的很多看法串起来. 这种小说自从中国引进了西方小说的理论以后是被鄙视的很厉害的. 胡适那时候说吴敬梓的小说不好,他首先说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就很糟糕,为什么呢?因为他攒珠式,一个人物到一个人物,没有一个中心点. 他后来又说«红楼梦»也不好,因为也是没有中心情节,所以«红楼梦»也是结构上很糟的小说. 但其实这是从西方文学理论出发对中国小说的偏见. 因为中国小说很传统,他就是喜欢做这个事情,就是跳到一个东西,密集的人物和事件的出现,其实放大来看他讲的是一个世界,只不过它是一个无中心的世界,这反而更符合现实世界的,我们现实哪有这么中心啊?我今天碰到各位,各位出去碰到谁,这样传递过去就像很多中心的涟漪一样在这个湖面上不断的波及,并不是以谁为中心的世界,那个反而是人造出来的一个感觉,就是宇宙有一个中心在五道口,然后扩展出去.

所以我比较喜欢的是,«道士下山»跟别的小说不一样,而且里面确实充满着很多想象成份. 这个想象力不止是人物的想象力,还包括对身体的想象,比如他说每个人身上藏着两杆枪,但是你要练出来的话背上会出现两块肌肉,从肩膀一直到脚踝,这是两杆枪,你可以用这个枪来杀敌,诸如此类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想象力. 他把身体,道家,历史全部混在一起,比如他说皇帝长什么样子?皇帝全部都是方脸盘,眉毛是向上飞的,燕尾,悬胆鼻. 他说从来就是这样,从周天子这个长相,一直就是这样,各朝各代皇帝都是这样子. 他认为周天子被废了以后,他的子孙分散到民间,然后以不同的姓氏出现,又不同的取得王位,所以实际上从周代到现在都是一家人在当皇帝,唯一不一样的是明和清,因为明朝没有悬胆鼻,也没有双飞燕,清朝就是尖脸,那个没办法,那个是被元朝打断以后的一个结果. 像这种大胆想象,你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根据,但是很有趣的一些小细节在书里面到处都是,大家可以去看看这本书.


PS:

若无意外,题图都是从原文提取或是通过 Google 图片搜索出来的, 版权属左, 不负责任 ;-)

PPS:

阅读邻居 wechat/Blog 都是欢迎投稿的,只要自认内容吻合以下条件:

0. 有趣 ~ 至少是自个儿有兴趣的书吧...
1. 有料 ~ 至少有点儿原创的东西吧..
2. 有种 ~ 至少不能是成功学吧!

有好物的,及时向邻居们吼:

微信栏目

当前应该是:

早写书评(文多旧文,书无新旧)
早讲历史(所谓历史,当年新闻)
早说过了(时评杂文,新旧不拘)
早的自白(四十自述,每周一篇)
早选文章(要信得过,俺的法眼)
(发文随机变换,像“早评作文”“早答问题”“早瞧闹热”“早看电影”,都会不定期上场)

邻居资源:

Author: Zoom.Quiet Zoom.Quiet ;mail ; gittip ;github
2014-06-12   阅读邻居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 #阅读邻居#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Related Posts: